栏目导航
满堂红六合心水论坛
战位之“乐”
时间:2019-09-11

  探亲路上记录途经隧道的军用数据;训练间隙练习沙盘堆制;紧贴实战合理设置敌情;休息时也不忘研究如何攻克难题。

  这是一群支援保障尖兵,虽然正面硝烟不见他们的身影,身居幕后却作用关键。在不少官兵眼中,他们的爱好难称爱好,甚至有些另类,但是他们乐此不疲、满心热爱,更有一种精神享受和满足。

  军人生来为战胜。走近这群保障尖兵,品读他们“谋战”为乐的故事,感受他们的精神追求。

  某部作战室,灯火通明,一份防空作战方案即将出炉。“报告首长,我觉得这个方案有个漏洞,如果敌人轰炸某重要民用目标该怎么办?”一位负责保障的士官突然插话,众人愣住,接着他又用精准的数据陈述理由。现场一位领导听后,对照地图仔细查验,当即指示重新修订方案。

  这个士官叫韩春阳,是一名信息处理员。俗话说“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”,这次方案修订得益于他那特别的爱好——收藏数据资料。

  一次指挥所演习,一位领导问谁知道某基地距驻地的距离,现场一片寂静。“直线距离×××公里,铁路输送距离×××公里……”恰巧看过相关资料的韩春阳从容应答。随后,作战参谋从数据库中查出结果,两相对比丝毫不差。“现代化信息战争就需要这样的人才。”领导赞道。

  这件事对韩春阳触动很大。那段时间文物收藏类节目很火,他被著名收藏家马未都“一眼辨真假”的功夫所折服,心想要是自己也能一眼辨识信息真假、张口就能提供指挥员所需数据,那该多好啊。此后,他对收藏分析数据产生了浓厚兴趣,并立志成为一名数据“藏家”。

  在别人眼中,韩春阳的爱好有些另类,但是韩春阳却乐此不疲。休息时,别人在打篮球、看电影,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。他却扎在办公室查资料、看地图,收集整理各种数据;别人在用手机打游戏时,他却用手机浏览各种军事文章,像文物淘宝一样“捡漏”,经常会为获得一组珍贵“藏品”而高兴好几天。就连探亲旅游,他也不忘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,记录下沿途的重要数据……对此,他的妻子颇有意见,觉得他有点走火入魔。

  一次,韩春阳和家人休假旅游,妻子发现他每经过一条隧道,都要拿出秒表和小本子算个不停,便问他在干什么。原来韩春阳在记录隧道长度、宽度,并据此测算遇到空袭时可以容纳多少人员装备规避。

  正是凭着这股痴迷劲,韩春阳收藏了大量有用数据,先后整理出8本数据资料,为首长机关训练演习提供参考资料。在收藏过程中,韩春阳的专业能力也得到了提高。

  今年年初,该旅组织信息专业骨干集训。恰巧一门应由干部讲授的课程因为任务冲突没人讲,领导安排韩春阳顶替授课,并要求标准不能降。“首次当教官,万一讲砸了咋办?”韩春阳心里没底,可当他拿到授课题目后乐了,自己之前收藏的数据资料稍加整理就是一份不错的是授课教案。

  授课那天,韩春阳从方法讲到案例、从我军讲到外军、从训练场讲到战场,引用了大量新鲜案例和数据,赢得了满堂彩。课后交流,不少学员向他拷贝资料并问道:“韩班长,你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案例和数据的?”看到自己的“藏品”这么受欢迎,韩春阳心里很享受,便开心地向大家介绍起了自己的“收藏经”。

  因岗位而衍生爱好,因爱好而助力履职。韩春阳紧盯岗位需求痴迷数据收藏,“藏”出了乐趣,也“藏”出了本领,转岗仅三年就成了专业骨干。这样的爱好值得鼓励,这样的“藏家”值得点赞。

  在别人眼中一幅普通的作战想定地图,在郑红典眼中便成了一幅形象生动的“立体画”。把这幅“立体画”堆制成供指挥员筹划指挥作战的沙盘,这就是他军旅最大的乐趣。

  入伍第一年,他随班长堆了人生第一个沙盘。一堆沙土、一些辅料,经过班长的精心雕琢,便能逼真呈现出山川河流、道路植被和千军万马,郑红典被这项绝活深深吸引住了。此后,一有沙盘堆制任务,他总是第一个报名。

 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每次堆沙盘,他都缠着老兵问这问那,时间长了,大家都叫他“为什么”。为了掌握水平和垂直比例尺的最佳配比,他自己弄了堆沙子,不断调整配比反复堆制,连周末也加班不休息。训练间隙,他还不忘找个土堆反复练习,厚厚的一本《军事地形学》都快被他翻烂了……看到他的兴趣所在,班长便给他开起了“小灶”。

  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。入门后,郑红典有了更高的追求,在他眼中堆沙盘就像是搞雕塑,要逼真传神。为此,他自学了作战标图和作战力量运用配置原则。为使沙盘堆制更加准确合理,他专门下载专家教学视频,学习素描、雕塑和油画理论,提高局部修饰能力。景区门口的全景沙盘都是3D制作的,每次旅游时,他都驻足观赏,细心揣摩如何在沙盘上准确还原地图上的地形地貌,经常忘了自己是来旅游的……

  一次演习,他奉命带领十几个战友堆制了一个沙盘。没想到当晚连续几个小时的暴雨,将沙盘堆放地冲毁。看到一周心血尽毁,大家都垂头丧气。

  “估计龙王对咱们堆的沙盘不太满意,于是打个喷嚏给冲了,既然不满意,我们就再堆个更好的。”见大家士气不高,郑红典像土拨鼠一样率先钻进工事,带领大家又重新堆了一个。任务完成后,大家都带回了,郑红典却久久驻足在沙盘前,欣赏着作品满意地呵呵笑。

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痴迷钻研和刻苦训练,造就了郑红典过硬的堆沙盘“绝技”。几年来,他先后完成了150多个沙盘堆制任务。

  三年前,部队参加某大型演习,郑红典奉命堆制一个大型沙盘。受领任务的那一刻,郑红典异常兴奋,这是自己从军以来堆过的最大沙盘,可又觉得压力巨大。时间紧、任务重、要求高,旅领导也为他担心。

  “请首长放心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回想十年砺剑,郑红典心里有底。他迅速制订分工计划,带领战友马不停蹄展开沙盘堆制工作,饿了吃盒饭,困了席地便睡,标准不高推倒重来,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。经过12个昼夜连续奋战,沙盘终于如期堆成。领导看后直呼:“太逼真了,可真是个‘战场雕塑家’!”听到这个褒奖,郑红典心里比吃了蜜还甜。

  “堆沙盘就像是排兵布阵,自己是指挥官,地形地物就是自己的士兵。”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每堆完一个沙盘就像打了一场胜仗,他说那种享受无以名状。

  为了心中的“战场雕塑”,郑红典十年磨一剑。这既源于他顽强的意志和强烈的责任感,更源于他对沙盘堆制的情有独钟。干一行爱一行,爱一行才能干好一行,这个“战场雕塑家”称号实至名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