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六合心水论坛开奖
宏观税负44%?不靠谱!(求证・探寻嘈杂背地的
时间:2019-01-10

  按照上述方法,根据2014年相关估算跟预期数据,也可能做一番测算:

  由于采用的政府收入口径不同,测算出来的宏观税负成果也不尽相同。财政部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口径测算,2012年我国宏观税负水平不到30%。今年2月,中国社科院财经策略研究院的报告称,2012年公共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2.59%,全部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为35.33%。宏观税负世界平均水平约为40%,无论是这里面的哪一个数,都表明我国宏观税负程度仍处于公平区间。

  宏观税负应该如何测算

  眼下,上半年重要经济数据已经公布。根据国家统计局、财政部和人社部公布的数据,上半年,我国GDP初步核算为26.9万亿元;全国公共财政收入7.46万亿元,政府性基金收入2.6万亿元,社会保险基金收入1.7万亿元。

  44%是怎么盘算出来的

  问题就来了:财政收入作为分子,上、下半年变革不大;而GDP作为分母,上半年小、下半年大,算出来的宏观税负就变成了忽高忽低。这样的计算结果,显然是不科学的,也与实际情况不符。

  以半年数据计算宏观税负,这种计算方式导致高下半年数据会天壤之别,无奈反应实在情况

  将下半年收入除以下半年GDP,得出下半年宏观税负约为31.6%。这象征着,只有今年的经济增加目标和预算目的可能如期实现,下半年我国宏观税负水平将会自动降到31.6%,大幅回落近13个百分点。

  44%为何不靠谱

  那么,我国宏观税负究竟是怎么一个水平?

  2013年我国GDP为56.8万亿元,今年增添目标是7.5%,2014全年GDP总量将达到61万亿元。刨掉上半年GDP26.9万亿元,下半年GDP约为34.1万亿元。

  宏观税负,是指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。目前,我国政府收入基本上分为四大块:公共财政收入、政府性基金收入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和社会保险基金收入。据懂得,上半年宏观税负达到44%,就是将上半年这几块收入加在一起,再除以上半年的GDP,得出了这一数字。

  当然,究竟下半年刚过一个月,预算数据可能不准确。为保险起见,记者将2013年上半年、下半年的GDP数据和财政收入数据,仍用上述办法进行计算,得出的结果是:2013年上半年我国宏观税负为42.5%,下半年为33.8%,相差近9个百分点。

  面对这个结果,很多人担心:上半年宏观税负这么高,下半年的情况会怎么?

  记者检索发现,上半年政府收入中,只有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还不颁布。不过,这一块的收入是四大预算中体量最小的,对全体计算结果影响很小。依照2014年预算安排,全国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为1981.79亿元,大体估算上半年收入在1000亿元左右。

  计算措施有问题,国际上,宏观税负通常以一年为时间段来计算;四大预算收入不能简单相加,需剔除交叉部分,避免重复打算

  对这个问题,学术界始终辩论不休,社会上也是七嘴八舌。仅2013年宏观税负水平,目前盛行的就有好多少个版本:有人说是36%,有人说是33%。

  比如,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13年上半年我国GDP为24.8万亿元,下半年32万亿元,两者相差了7万多亿元。2012年上半年GDP是22.7万亿元,下半年29.2万亿元,两者相差近7万亿元。从目前情况看,2014年仍持续了这一趋势。

  “宏观税负谁都可以算,但这么重要的数据,在面向社会公布时还是要客观谨慎。”白景明说,除了公布计算结果,还应公布数据的来源、口径和计算方法,这样更便于人们理解具体情况并进行比较,防止被社会误读。假如确实有争议,那也能够有两个版本,比喻政府局部一个版本,学术机构一个版本;或者窄口径一个版本,宽口径一个版本,从不同的角度为社会各界供应参考。

  “主要是计算方法有问题,上述测算截取的都是半年数据,而以半年来划分GDP总量,相差会非常大。”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表示,国际上,宏观税负通常是以一年为时光段来计算的。如果以半年数据计算宏观税负,得出的结果可能会天地之别,甚至南辕北辙。

  我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如何,始终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。日前,有学者测算,今年上半年我国宏观税负到达44%。数字一出,一石激发千层浪,社会舆论满城风雨。

  数据查起来不难,算起来也简略:上半年四块政府收入加在一起约为11.86万亿元,除以上半年GDP26.9万亿元,得出宏观税负确切是44%。

  在国度财税政策保持基本不变的情形下,怎么可能呈现宏观税负上半年大幅回升、下半年大幅下降?问题毕竟出在哪里?

  “宏观税负水平是重要经济指标数据,社会关注度高、影响面广,应当由威望部门和学术机构来按期发布。”白景明认为,政府收入和GDP总量,多少个数加减乘除看起来简单,但真正算准并不轻易。而且,一旦计算有误,就容易在社会上造成混乱,矫正起来很难。

  汇总核心跟地方估算,2014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为13.95万亿元,政府性基金收入4.73万亿元,国有资本经营收入1981.79亿元,社会保险基金收入3.77万亿元。四项预算收入相加,约为22.64万亿元。减去上半年收入11.86万亿元,下半年收入约为10.78万亿元。

  作为主要经济数据,应由权威部分和学术机构定期公布;除了公布计算结果,还应公布数据的起源、口径和计算方法

  不仅是公共财政与社保基金在收入上存在穿插,与其余两块预算也有交叉。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中,也有一些资金是从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中调入的,用于教诲、水利建设等民生支出。也就是说,如果几块预算收入简单相加,就会浮现同一笔收入多次计算的情况,导致政府收入夸大,算出来的宏观税负也会随之“虚高”。

  “还有,计算政府财政收入,也不能把四大预算收入简单地相加,还要剔除交叉部门避免反复。”白景明指出,社保基金预算收入中,有一部门来自公共财政补助。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3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中,财政补贴收入7180亿元。这笔钱已经作为公共财政收入计算在内了,在社保基金收入中不应再重复计算。

  不少人感到猜忌和惊诧:上半年,我国GDP增速在放缓,为何宏观税负却猛增?是测算得不准确,仍是财税政策出了问题?

  宏观税负,上半年和下半年相差如此之大可能吗?难道是企业和居民的税负上半年过重,下半年又大幅减轻?显然,这样的推论有失偏颇,无奈反映全年的切实情况,更难以服众。

  从近年财政收入情况看,财政收入总量上半年和下半年大抵相当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时间过半,任务过半”;但GDP的数据则不同,只管上半年和下半年增速差不久,但总量上却是上半年少、下半年多,而且相差很大。主要起因是上半年GDP只是个初步核算数,后面还要进行勘误累计到下半年,再加上其余一些因素,就出现了GDP“上半年少、下半年多”的情况。